智慧樹苗

【念佛紀實】佛號 我的隨身法寶



佛號 我的隨身法寶




身為法鼓山念佛會會長的陳修平,年輕時即開始念佛,
自己從念佛得利,也希望將念佛的好處讓更多人知道。
透過助念關懷或災區關懷,傳遞阿彌陀佛的祝福外,
也希望接引更多人感受念佛的安定與攝受。



  「阿彌陀佛!」我常常去助念,也多次進入受災地區關懷,最大的感觸是人到死亡時,世界上再珍貴的東西,什麼也帶不走,此時唯有心念的力量,往生者能感受到,所以我用一句句觀世音菩薩、阿彌陀佛,祝福往者早日離苦得樂,或往生西方淨土。

  大家都曉得修行要趁早,其實念佛也要趁早。我二十九歲開始參加農禪寺的念佛會,1995年安和分院也成立念佛會後,便固定參加共修,念佛成了我的定課,感受到眾人念佛的那份攝心與慈心。之後我更參加報恩佛七,置身禪堂,深感自己是何等的福報,不需煩惱吃住等事,周圍都是來此修學的大菩薩,猶如在西方淨土,也更加強自己對淨土的信心。後來參加念佛禪七,更體會到與佛號合一,念頭只有佛號,明瞭念佛是基礎的修行入門,卻也是甚深的禪修功夫。

  臨危不亂,是念佛帶來的好處之一。當人們面臨重大災害或喪失至親,甚至自身生命垂危時,那份驚恐非旁人所能體會,此時關懷者更須安定、不慌張,才能發揮安撫對方的功能,讓家屬安心,不致於失去希望。

  念佛也是撫慰人心、迴向祝福的好工具,每次關懷助念之後,都可感受到往生者的安詳,以及家屬們的寬慰。事後,家屬屢屢感恩我們的助念,提到念佛聲讓他們感覺心安,更有許多人因此加入助念的行列,開始學佛。

  2012年,我擔任念佛會會長,一直想打破許多人認為念佛是「老人專屬」的刻板印象;念佛共修時,也的確發現老人家偏多,年輕人顯得是「異數」。去年(2015)有位信眾在家跌倒,意外往生,他的兒子被這無常嚇得六神無主,打電話求助。我請他念佛,簡單四個字「阿彌陀佛」,就像他的救生筏,使他不至於驚慌翻船,最後完成八小時的助念。他事後懺悔,平時看父母念佛,覺得那是老人沒事做才會念佛,沒想到面臨生離死別時,佛號竟能發揮那麼大的安心力量。

  是否人非得經歷驟變與無常,才能老實念佛?想想,當人躺在床上沒氣力時,此刻最用得上的方法,就是念佛。每次推廣念佛,總會告訴對方,念佛是最不費力、最不受時空約束的方法,只要願意,隨時都可以念佛。「阿彌陀佛」是我的隨身法寶,希望將無量光、無量壽的祝福,帶給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