榮董故事分享

一千場次的大事關懷─張秋月菩薩

一千場次的大事關懷

專訪榮譽董事張秋月菩薩

溫暖、平實的家
我有一個溫暖而平實的家庭,成員除我們夫婦外,還有三個乖巧、善解人意的女兒。感恩佛菩薩慈悲眷顧,家人對我學佛,抱持完全肯定與支持的態度,特別是同修,是我最堅強的護持者,每次不論大事關懷者處所路途有多遙遠、時間有多晚,他總是無怨尤的開車往返平安接送。這樣的因緣,幾年下來我已圓滿超過一千場次的大事關懷,也讓我無後顧之憂的再發願:我將繼續圓滿第二個一千場次的大事關懷!

母親往生牽動我學佛因緣
18年前母親往生時,某個並不熟識的佛教團體,助念師姐們每2小時輪班,虔心誠意的協助我們家屬幫尚未皈依的母親助念,此舉實在令我感動萬分。家母佛事滿七後,我立刻下定決心修學佛法,並全心投入大事關懷這個領域,念頭裡只有感恩與報恩!

由於大事關懷勤務時間無法預知、安排,我謹遵從師父教誨:定課是在安定自己的身心,並非得必要在早晚課時間裡完成功課。我將自己的定課(誦念佛號),放在每一天的日常生活裡,無論是交通行進間或者從事家務時,我都淨心誠意的誦念佛號。

「關懷」,不是對家裡以外的菩薩們用的
四年前我婆婆因腦出血,迄今尚且臥病在床,我家師兄幾乎每天都到婆婆居宿的護理之家親自動手為婆婆處理部分護理清潔工作,目睹同修對婆婆無微不至的關懷與照顧,實在讓我感動不已!這就是我們夫婦目前最緊要的日常生活。感恩婆婆給我們機會學習關懷,「關懷」,可不是只對家裡以外的菩薩們用的!

請給我一點時間
皈依聖嚴師父後,我全心投入大事關懷義工行列,也兼做勸募關懷,經常因裡外眾多事情而心煩氣躁,我家師兄雖較少機緣接觸佛法,卻是我的善知識,經常一句話:「你不是學佛的人嗎?怎麼......」,說得我無言以對:「學佛難道就不是人了嗎?......」;事後我平心靜氣的自我檢討後,溫和的對師兄說:「請給我一點時間吧!」,約法三章下,師兄不再提學佛人事,我的脾氣不知不覺的就是變得柔順平和了。

募心、募人、募款
剛開始當勸募會員時,我真的不知道該如何開口向菩薩們募款,繼而轉念:自己的初發心不就是希望分享自己知道的佛法嗎?甫接觸法鼓山,我就由衷感動、佩服,70餘高齡的師父,始終如一的秉持:佛法這麼好,知道的人這麼少的理念,不辭美國、台灣兩岸奔波勞苦的在弘傳佛法,感召我加入法鼓山義工行列。師父指導我們:勸募並不是一開始就要菩薩們出錢,而是先要讓菩薩們認識法鼓山,認同我們的理念:提昇人的品質,建設人間淨土。知道法鼓山在做什麼?先募心、募人,募款擺在最後。遵循這個原則,我很榮幸的接引超過300位菩薩共同參與「5475」興學活動;現在也繼續承擔勸募關懷,我自許是忠貞永不退轉的勸募會員。

面對生命等同尊重
經常我喜歡分享我們家蛋捲(狗狗)的故事給菩薩們聽,蛋捲今年13歲,4歲時因身軀過重傷了背脊,下半身癱瘓了,多年來我與同修一起承擔照護責任,打針無效後,我們改採針灸加人工復健方式照護,費用不菲外,也耗費我們相當多的時間與精神,安慰的是,蛋捲到現在還很健康的和我們生活在一起。很多朋友這樣說:欠債還債啦!我們深深不以為然,「眾生平等」不是學佛人的第一課嗎?面對生命,我們等同尊重,不因其為旁生而隨意捨棄,這是我們對佛法的解讀與實踐,您以為呢?

(採訪/劉美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