榮董故事分享

自在的生活─方財源菩薩

自在的生活

專訪榮譽董事方財源菩薩

平實的農家子弟,默默耕耘的企業家
我出生在距離高雄橋頭三公里外的小村莊,回憶起小時候,說起去橋頭市集,就是進城玩樂的意思。我在家排行老五(上頭已有四個姊姊),雙親務農,家境實在不好,在當時說起來大家可能很難想像,上國三時的我,便當盒裡才有1/4個雞蛋或鴨蛋佐餐,就已經感到開心滿足!但父母總是用他們能力範圍內最好的資源,養育我這個家裡的長男,對此至今我仍對姊妹們感到虧歉。

雖然我尚未正式皈依佛門,但不得不說自己能順心從商,是歸諸于眾多善因緣和合。在一次偶然機會裡,在軍中長官建議下,帶著懵懂的心情,又完全沒有從商經驗,北上經營離島建材生意;輾轉又投身房地產建設事業,近年又轉進影城、餐飲、飯店、國際物管等產業。白手起家迄今,隨著涉入產業別的拓展,責任也就越大,生活日漸忙碌,實在是當初始料未及的!

名分、頭銜都不重要
我嘗試這樣譬喻人生:娑婆世界就像一個大舞台,不同的人各自扮演不同的角色,我則歡喜選擇做架設舞台的幕後推手。猶記得那年安平精舍開幕日,方丈和尚果東法師到處找不到我,以為我遲到了,其實我早早已到精舍附近,心想著已有眾多名人在場,我還是選擇自己默默護持法鼓山的方式。

有人問我為什麼到現在還沒有皈依?我心裡總覺得目前自己仍然在風雲變色的商場上,員工們信任我,跟著我一起打拼到現在,實在無法輕易捨棄這些相信我的眾多家庭,一時間還未能跳脫凡塵俗事來修行,自己是否清淨不能得知,深怕會給社會評價甚高的法鼓山帶來不好的印象。因此每當推派我擔當執事時,心理壓力其實是滿大的!因為默默的行動護持法鼓山是我的本分事,表面上的名分與職稱,都不是那麼重要了。

感動時刻
那一年,方丈和尚告訴我:法鼓山發起觀看齊柏林導演拍攝的「看見台灣」精彩紀錄片活動,當時我立刻響應並安排在自家的影城包場,邀請法鼓山僧團與有緣菩薩們一起觀賞。影片結束時,所有菩薩起身鼓掌致意,我何德何能得此殊榮?我不清楚高深的佛法理論,只知道以實際行動,每年我總會出面幾次,邀請各行各業有影響力的企業主上法鼓山參訪,希望藉著近距離的接觸,讓大家更認識法鼓山;也介紹聖嚴師父建設法鼓山的理念與願景給參訪的好友們知道,並且希望得到他們的認同,進而行動護持法鼓山。

獨善其身與兼善天下
我總是從與聖嚴師父話家常的互動中結善緣,記得有次在安和分院聽師父開示,結束時我的員工們邀約與師父合照,師父無法從容起身,當下才知師父當天剛洗腎回來!身體極度不適。當下我立即建議師父換腎,師父卻慈悲和藹地說:「我年紀這麼大了,腎臟留給年輕人使用吧!」對色身不留戀的坦然面對,讓我印象深刻又感動萬分。

我可以肯定師父已圓滿修行而達獨善其身(不為自己色身病痛所苦),令我感動的是師父時時懷抱兼善天下的使命,勞碌奔波不已,師父慈悲與智慧的種子已經撒下,我期許早日花開滿人間!

願景
師父離開後,所有關心法鼓山的大眾們非常憂心法鼓山未來動向,所幸睿智的師父,早早已將方丈職務移交給方丈和尚果東法師,有幾樁我觀察到的方丈和尚為人行事特質,說出來與菩薩們分享:熱情且有溫度的大眾關懷;有著過人的體力、毅力與抗壓性;善用淺顯易懂的語彙弘揚佛法。在方丈和尚帶領下的法鼓山,法務蒸蒸日上,讓法鼓山四眾弟子們喝采不已!

最後我想分享自己的心願:自在地生活。下半生我期許自己可以自由自在、適心隨意、任運自如地生活,人生果能如此,夫復何求?

(採訪/劉美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