榮董故事分享

願學一切佛法,願成無上佛道─丁于軒菩薩

願學一切佛法,願成無上佛道

專訪榮譽董事丁于軒菩薩

每個修行的人,都是一個擺渡者,要將自己和他人渡送到淨土的彼岸……這句是聖嚴法師在書中提到的一句話,而發心創建人間淨土,也是菩薩行主要的目地,住在台中的于軒師姐就是一位擁懷如此願心的大菩薩。

初見師父、聽聞佛號,歡喜落淚
接引于軒師姐的是一位中藥行的老闆娘,因為當時于軒師姐身體不是很好,常常要去中藥行拿藥調養身體。有一天于軒師姐又去中藥店抓藥,老闆娘因為認識久了也熟悉了,所以就對她說:「法鼓山的聖嚴法師要到來彰化舉辦皈依大典(九十二年九月廿一日),我看妳去皈依好了,看身體是否會好一些。」當時,于軒師姐問老闆娘什麼是皈依?老闆娘說:「妳去看就知道了。」於是,中藥店的老闆娘就連絡烏日地區的師姐載她到彰化體育館皈依。于軒師姐說,當時的她也沒有多想,一心只想讓自己身體健康,也就答應去皈

依了。

到了皈依的那天,懷者忐忑不安的心前往,而到了彰化體育館,于軒師姐第一次看到有那麼多的出家眾,整個體育館擠滿了好多人,也陳列了很多佛教書籍、小本結緣書等。當天下午大約二點左右,皈依開始,體育館播放「南無觀世音菩薩」聖號,大家雙手合十跟隨誦念,周圍氣氛相當安定。于軒師姐說:「當我抬眼看到師父的身影從走道那端緩緩地走進來,眼淚竟不知不覺地掉落下來,我不知道是聽到佛號聲或看到師父的身影而掉淚,不過我確定那是一種打從心裡的歡喜,更感覺到自己有所依歸,發自內心的感動。」于軒師姐好笑的說,因為那天的皈依也表演打鼓ㄟ,所以她當時想,出家人可能都要敲鼓,所以才會有表演敲鼓這樣的節目,後來才知道當時自己對佛法的誤解。

佛法在世間,不離世間覺
于軒師姐第一份執事是在行願館當義工,而在行願館當義工最棒的事情就是有機會可以看到師父的著作,這也是很好的安排。當時于軒師姐看到師父一本著作《平安的人間》,這本書讓于軒師姐對心靈環保有了更多的認識,也非常受用。于軒師姐說當她在工作或與人相處,出現煩惱而身心常常無法清淨時,就會想到師父教導的心靈環保,用念佛來安定身心,用懺悔心、感恩心來讓自己心裡得到平靜。

于軒師姐談到自己有一次在知客處服務,因為一些原因被信眾誤解,當時心裡感到非常自責,一直在檢討自己那裡做錯時,也起了煩惱心,當時因為這樣的情緒讓自己心裡都打結了! 後來看到師父說的一句話,頓時感覺所有的問題都不是問題了。師父說:「當『心打結』了,此時最好的方法是向內觀看自己的起心動念處,此時不能向外看,若向外看,盡是別人的不對以及環境的問題。」當下心裡感到非常的慚愧、懺悔,覺得自己怎麼會因外境而影響自己的身心,而忘了師父時時提醒我們,若能不受環境所動,自心之中便是淨土;自心淨土雖不在心外,外在的環境也會隨你的心轉。心中昇起對師父的感恩之心,謝謝師父時時讓我們可以提起正念,回到正軌。

讀書會總動員,孩子成了她的善知識
于軒師姐平常時間都在自家公司協助行政工作,而隔週六、日就到寶雲寺當義工。因為兩個孩子都很認同師父的佛法,平時也會與孩子分享師父說的做事專注、認真,身心要放鬆,不要急躁……等,所以當自己出現以上的問題時,孩子也會提醒她:「媽,您不是說要專注、要放鬆身心嗎?您又忘了! 」于軒師姐很感謝孩子成了她的善知識,讓她在修習佛法的路上能夠有人時時提醒她,相對的也讓孩子耳濡目染的學習更多。

每個禮拜四晚上家裡有個讀書會,這個讀書會是要讀師父的著作。前一天晚上,兩個孩子都會先幫忙打掃、整理家裡。于軒師姐說:「他們喜歡我在法鼓山所做的一切工作,包括:參加法會、上佛學班、當義工、讀書會等,我覺得自己是很有福報的人,學佛當中沒有什麼障礙,感恩三寶護佑。」

前幾年于軒師姐的小兒子要創業,她跟孩子說:「剛來這個地方,是不是要拜土地公啊!」兒子比她還正信,他說:「媽,我們家不是有一尊觀世音菩薩嗎?我們拜觀音菩薩就好了,為什麼要拜那麼多?」于軒師姐非常讚嘆自己的兒子,雖然沒有上佛學班、沒有看師父的著作,更沒有聽聞佛法,只有晚上點一柱香,就對觀音菩薩的信仰這麼虔誠。從此之後,于軒師姐不再做任何的迷信,用正知、正見、正確的方法來求得自身的安定。當無明的煩惱出現時,于軒師姐就念觀音、拜觀音、求觀音,並學習觀音菩薩的慈悲與智慧,用慈悲待人、用智慧處事。

從這當中也讓她學習到信仰三寶,用正信才能對信仰產生信心,並且有正知、正見觀念,才不會佛道不分,卻忽略了佛法的真正核心。

用師父的法來安定身心、修福修慧
在人生當中,于軒師姐非常慶幸自己能夠學佛護法,能遇到師父所教導的佛法,在一生最苦的階段(先生突然往生),因為有師父的佛法四它、四安觀念,才讓自己很快的安頓身心、安定家人、安定事業,走出了陰霾;也感恩有機會來當義工、來聽聞佛法、來護持道場、珍惜每個因緣,能讓自己修福修慧。于軒師姐說雖然在學佛過程當中遇到一些挫折與煩惱,但因為有師父所教的法寶,就像是一根浮木,當我掉到苦海裡,也能很快的抓到浮木,藉著浮木往前游,找到自己的方向而離苦得樂。

(採訪/張云喬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