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動預告

大悲懺法會

...
時間:20171222日(星期五),下午:02:00~04:30,晚上:07:00~09:00

.....

地點:安和分院/台北市安和路一段29號10樓
電話:2778-5007轉156~159

......

.....

 ........
.....
下載大悲懺APP

〈大悲咒〉與《大悲懺》

經懺,包括的種類繁多,以觀音為主的《大悲懺》僅是其中之一。
是與觀世音菩薩的甚深因緣罷,整個飄搖、動盪的青春,我日日所拜、所持的,即是《大悲懺》。
但是,〈大悲咒〉與《大悲懺》是不是一樣呢?兩者究竟有何關聯?又有何差別?
不少初入門的佛子都會湧生這樣的困惑。
〈大悲咒〉與《大悲懺》,兩者系出同源,皆出自《大悲心陀羅尼經》。
「陀羅尼」,即「咒」的意思。
〈大悲咒〉即是千手千眼觀音於這部經典中所宣說的無上咒語,也就是千手千眼觀音的根本咒。
它一共包含了八十四句,四百一十五字。
《大悲懺》則是相傳為世尊幼子「羅侯羅」化身的宋代知禮和尚,
根據這部《大悲心陀羅尼經》為主體,所發展、編寫、制定出的儀軌。
它包含了〈大悲咒〉,以及經典的核心思想,同時,也涵蓋了安置道場、結界、供養、入懺、啟懺,
以及懺悔、觀行的種種程序和儀式。
誦一個〈大悲咒〉僅需幾分鐘的時間,拜一部《大悲懺》則往往需要兩個鐘頭左右。
《大悲懺》是一類「懺門」,也是佛法中的「事門」,
是透過「事相」、「儀軌」的形式,透過聲音、梵唄、莊嚴的道場、虔穆的信眾,
所集體共同震盪、共同表彰的宗教情感和宗教情操。
依此,它也是一項「共修的法門」。
為什麼一定要「共修」呢?只要夠虔誠,難道不能一人隨時隨地獨修、獨懺嗎?也許,會有人也昇起如是的疑惑。
這是由於人的念頭總是一個接一個,如野馬一般地飄忽、閃動,
因此,獨修、獨懺,則須具足一定的專注以及攝心的能力,
行者必須對自身有十足的信心與把握,

能夠察覺到一己意念、意識的散動、浮想,立即將它收攝回來,回歸於當下的懺文、懺儀中。
早期,於高雄山寺中的禁足、閉關中,我個人即是採取獨修的方式進行《大悲懺》。
由於它要求了高度的專注與禪定,因此,並非初修者以初始的散心、浮心便可抵達的。
依此,格外需要練就一番修行的工夫與素養。
採取「共修」於初學者格外得力,唯因「木頭總是跟著木排跑」。
一根木頭,可能在洶湧的河面東奔西竄,不知漂向何處;
一排又一排的木筏,牢牢綁緊,則可能井然有序,片毫不失地安全抵達彼岸。
這便是「依眾,合眾」的善巧方便。
首先,它舉行的地點,是一座清淨、莊嚴,而寧靜、安詳的道場。
人們一進入道場,也便自然地攝心莊穆起來。
同時,在拜懺的過程中,由於梵唄、唱誦、儀軌不斷持續舉行著,
即使心念偶爾流轉、飄忽、岔開了,也不可能完全中斷、停止下來。
且由於「木頭總是跟著木排走」的巨大凝聚力,一個飄閃的妄念,
根本敵不過百個、數百個,甚或上千個虔心專注的力量。
因此,妄念瞬即打散,又融入強而有力的「共懺」主流中。
由是,你懺悔,他懺悔,我懺悔……集體的氛圍,帶來相互的震撼與交響;
那懺悔,即如一堵氣勢龐大的洪流般,能夠發自心底的,滌淨一己內外的垢惡與罪障。
懺悔,唯有在真正的虔誠懇切中,才能發生作用,也才能具體轉變身、心。
散心浮動,則很難抵達拜懺的效果。
「共修」則相對的,以集體的力量,
轉化了個體所可能有的散亂、疲怠,而能傾全副心意地,達到「拜懺除障」的目的。
這是為什麼世界各大宗教都採行類似的集體祈禱、禮拜和誦讚。
唯因他人的虔誠,總是能喚醒自我的虔誠;他人的慚愧,也總能提醒一己的慚愧;

而他人的善好,也總能激發自體的善好。
以致,感應道交,在相互的輝映與激盪中,不僅在情緒上,也在具體的感受、經驗上,
真真誠誠地檢省,也真真實實的懺悔、淨化了。

本文摘自聖嚴法師著作《聖嚴法師教觀音法門》p.50~53

何謂消災、超薦、打齋? (點此看更多內容)